全部

毕加索、达利…为什么大师们都钟爱陶瓷

 

 

 

在人生最后25年,毕加索一直投身于陶瓷艺术,他创作出的餐盘、花瓶、雕塑等作品继承了他多年融合的绘画风格,极具代表性。毕加索和Madoura陶瓷作坊展开合作,也曾在Vallauris成立自己的陶瓷作坊。Vallauris以前是一座生产老式陶器的普通“陶器城”,毕加索的到来驱散了这里一成不变的平庸,带来了充满新鲜感的造型和充满生命力的色彩,“陶器城”也得益于“毕加索热”而重获新生。

 

毕加索不只满足于在陶瓷上绘画,他全方位学习陶艺,将陶瓷与解构主义进行结合,对陶器本身的形态和工艺加入了新的创作。他打破固有的常见造型,企求造型的无限变化、向无形空间的延伸想象,那些不规整的表面、歪曲的形状,可以被视为雕塑技法的延展;而造型和绘画的结合,在三维和二维的交叉点上使陶瓷脱离器物形态和古板概念,让人为艺术家奇特的构思和丰富的想象力而惊叹不已。毕加索毫不犹豫地摒弃了传统陶瓷的宗教主题,“任性”地选择了他一贯喜欢的题材——斗牛士、山羊 、鸟、猫头鹰、女人、鱼等生活情境和素材。

 

毕加索对现代陶瓷艺术的影响之大,以至于米罗评价这“使恒常不变的物质增加了无限的高贵性,是陶器传统观念的创新,瞬间的即兴的行为,产生了永恒的价值。”

胡安·米罗作品《太阳和月亮之壁》

 

毕加索可不是艺术家中唯一一个“陶瓷迷”!在现代艺术大师中,不少都曾尝试、热爱陶瓷创作,更有甚者如胡安·米罗,还让陶壁作品《太阳和月亮之壁》成了自己的代表作!

 

被称为“梦的诗人”的马克·夏加尔于20世纪40年代末定居法国南部时被陶瓷艺术吸引。在他的陶瓷作品中充满着其独有的梦幻和自由、永恒的爱与乡情。夏加尔对于色彩绝妙的把握也同样体现在陶瓷中,这令他的每一件陶瓷作品看起来都是那么和谐悦目。


 

超现实主义艺术大师萨尔瓦多·达利曾创作多款磁盘,还与西班牙El Siglo瓷砖厂合作绘制瓷砖。这些瓷砖具有松散、柔和的图案,如嘴唇、鸟类和太阳,标题为L'étoiledeMer的瓷砖是最典型的达利风格,它描绘了躺在沙地上的一条红色海星。


 

“西方现代抒情抽象派代表”赵无极也曾受葡萄牙里斯本东方地铁站邀请,与磁砖制造商Viuva Lamega合作瓷器作品;为庆祝BSN(曾是法国玻璃及食品王国)成立二十周年,他绘制了由法国知名陶瓷工作室l’atelier ségriès生产的限量抽象兰花瓷盘。

 

陶瓷在艺术家们的手下,成为了他们的代表作品、品牌合作作品、限量纪念作品……陶瓷究竟有何魅力,能获得如此多顶级艺术大师的青睐并成为他们创作重要作品时的首选形式?

 

毕加索曾提到过两个比较直接的原因:在他看来,上万年后,他的油画会因为年代的久远而被腐蚀,但陶瓷只要在烧制稳定后,就可以永久保存;还有,他希望更多人拥有他的作品。

 

 

这当然只是表面。当我们回顾西方现代美术史,就会发现陶瓷艺术在现代的“重生”有其深层原因。现代主义具有开放性、怀疑性、颠覆性等特点,在存在主义思潮的影响下,艺术家们都在寻求另类的形式来创作自己的作品,他们摒弃常规性的艺术表现手法,借鉴前卫艺术中的手法和材质,融会贯通多种形式进行创作,以自我为中心。

 

在现代艺术观念,尤其是强调感情与精神状态的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主义的影响下,现代艺术家们把内在精神表达作为陶瓷作品的核心价值观,希望通过拉胚造型、雕塑和绘制等过程创造具有个人风格的陶瓷作品,同时,在造型、釉料、烧成、展示等方面塑造性极强的火与泥,以及现代陶瓷艺术中可以探索的多元化表现手法,的确留给了艺术家和观者无数可能性的遐想空间。

 

另外,上层建筑终究基于经济基础。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生活陶艺、环境陶艺、纯陶艺等多种陶艺门类的分类更加细化,陶艺也就有了脱离使用价值、走向艺术家们所追求的精神表达的可能。从达利、赵无极都曾与专门陶瓷制造商合作的经历也可以看出,全球经济和科技发展所伴随的工业化,也对艺术家选择陶瓷创作产生了影响。无论精神层面还是物质层面,现代艺术向陶瓷的扩张都是必然。

 

参考文献:

This Man Bought 60,000 Ceramic Tiles from Dalí. Now He’s Finally Ready to Sell Them, Casey Lesser, Artsy, 2017

《现代陶瓷艺术的跨界现象探究》,王凤梅,青岛大学,2018

《探究西方抽象绘画在陶艺中的启发与运用》,贾卿,天津工业大学,2018

《毕加索陶器艺术》,卜维勒,四川美术出版社,1990年3月第一版

《现代陶艺的艺术语言》,金银珍、金在龙,学林出版社,200

 

 

业务咨询